丹斐

只因多看了你一眼 曦澄4

码文了啊,天超冷,打字手速都慢了,啊啊啊啊啊,周末快结束了,又要开始悲伤的一星期了,要坚强的活下去啊,那么祝大家每天快快乐乐哈!天冷注意保暖,大热天的做好去空调房的准备?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正文评论区发链接

只因多看了你一眼 3

不要阻止我爆更,全都有敏感词发不出去,怕不是在逗我……评论链接走起

凹凸文(挺久之前的了)

我是一个伪装成alpha的omega。
我的名字叫――金,没人知道我的这个秘密,包括我的发小――格瑞,格瑞是一个真正的alpha,和我不一样,他各方面都很优秀,我在他面前就像一直弱小卑微的蚂蚁,只是在别人面前一如既往的装笑着,没人知道我的真实的一面,就像我也不知道我的发小在想什么一样。
参加凹凸大赛,为了找到姐姐!拯救登格鲁星!这些只是我的表面思想,我更想在生命结束前再见一下我的姐姐和格瑞,自从黑金觉醒了后,我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在流逝,我,活不久了吧!
“笨蛋。”
“我才不是笨蛋呢!”
“……”
“格瑞!陪我玩!”
“走开。”
“你就知道让我走开!我就要跟着!”
“随便你吧。”
“……”
“金……是我没保护好你……对不起。”
“没关系的哦!你……就是我的格瑞,我是一个伪装成alpha的omega,对不起,一直瞒着你……现在不说,可能再也不能说了吧。”
说着,那天,我的手就这样垂了下来,我的脸上还带着我硬挤出来的笑容,我看见格瑞在喃喃自语。
“我早就知道了啊……金,你醒过来好不好,我陪你玩啊!”
我看见我的身体渐渐被瓦解,没能活到最终的大赛,好不甘心啊!我现在,只是一缕幽魂,别人看不见我,但,我却看的见他们,大赛忽略了我,所以,我没有被收走,我有着无数的时间关注他们,但,为什么我就是开心不起来。
我看着他们为我举办的葬礼,格瑞跪在我的墓前面,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忘记了战争,我看着我的葬礼的举行和结束,我多么想告诉他们我还活着,我第一次看见格瑞和凯莉哭,安莉洁轻轻拍着她的背,安迷修和雷狮站在一起,这是他们头一次站在一起不吵架,他们的脸上,即使没有泪水,也有着无尽的悲伤,我的死为什么会让这些凹凸大赛的强者们悲伤,我为了救出紫糖,化为了黑金,我掌控了黑金的思维,这是有代价的,代价就是――死亡。
我没有想过死亡是什么,死亡是不是很可怕,我救出了紫糖,小黑洞生气了,他爆发出了很强劲的力量,我耗尽生命力打败了他,甚至还利用了我的轮回之力,我没有轮回了,我死了,从此世界上不会有我这个人了,我可能是幸运的,我还有这一缕幽魂的存在,可,我不想看见他们的忧伤,我也算是救了凹凸星球,丹尼尔也放弃了这场凹凸大赛,凹凸星,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了,他们把我埋葬在了登格鲁星上,这,是我的家乡啊!他们用了丹尼尔给的时空穿梭种子,用了这个,可以传到另一个星球,那里没有战争,是个只有和平的星球,我没有跟着他

只因多看了你一眼 曦澄

曦澄文,超爱这一对的啊!傲娇受和温柔攻啊啊啊啊啊!咳咳,下面正文。

“宗……宗主,夷陵老祖和含光君来了,已经到莲花坞了。”
       望着自家宗主黑得可以滴出墨来的脸,这位侍女的腿不禁软了几分,虽然江宗主平时从不会虐待他们这些仆人,反而对他们十分关心,但每次夷陵老祖魏无羡和他家含光君一来宗主脾气就上来了。
      “你先退下吧,让他们在大堂那等我吧……顺便叫金凌把仙子栓好,别让它跑了。”
        “是,宗主,那最近送来的其它宗门的提亲的信……”
        “烧了吧。”
      江澄眉头也不紧紧了几分,望着书桌上的那碗排骨莲藕汤,按了按太阳穴。
       “嘿!师妹!最近过得可好?有没有拐个小妹妹当主母啊?哈哈哈。”
      “哈,谁你师妹!只要你不来我莲花坞我每天都过得好!”
       江澄将手中端着的莲藕汤用力的放在了魏无羡的桌前,几滴汤水滴到了江澄修长而又骨骼分明的手指上。
      “哎呀呀,师妹果然你对我最好了!还记得给我一碗汤啊!还是加了辣的!师妹啊,在姑苏我可是被那些没味道的饭食搞得都瘦了一圈啊!”
       “滚滚滚,你那叫瘦了一圈?喝完汤没事就快走!”
        “诶,师妹,这就下逐客令了?不过这次倒是有事了,姑苏附近的小村庄出现了大量的水鬼,以前云梦这不是也有过嘛,我和蓝二哥哥想来请你帮个忙,也顺便叫上金凌一起去历练下呗。”
      江澄看这不太好拒绝,点点头默认也就答应了,和魏无羡说好下午带上金凌和一些云梦的弟子前往姑苏的彩衣镇汇合
      彩衣镇
      江澄望着这与印象中有所改变的镇子缓缓叹了口气。
     “哟!师妹,老了学会叹气啦!”
     “滚,谁你师妹了!找你家蓝二哥哥去!没空理你。”
      “确定赶我走?说实话我们也好久没一起逛逛玩玩了吧,走!师兄带你逛逛咱姑苏的彩衣镇!”
       “魏婴……要事。”
        魏无羡突然如梦初醒般拍了下手。
       “都忘记这回事了,那就等除完水鬼再来吧,师妹!快跟上!”
        说着整个人靠在蓝忘机的怀中时不时逗一下,直到看见对方那红透了的耳根才停下笑出声来,江澄看见这一幕早在心里骂了不知道多少句妈的死给,眼神却不紧恍惚,阿爹、阿娘、阿姐,我好想你们

         “呐,二哥哥,你说江澄会不会还在因为那件事情怪罪我啊,也是时候该给师妹找个姑娘成亲了,那时我这当师兄的才放心啊。”
         “嗯。” 
         “唉……还是不提这个话题了,不过我觉得这次的水鬼不太简单,看看看看人都差不多到了,嗯……大哥比我们先行一步,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魏无羡用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却被另一只修长的手握住了手腕。
        “别太累……”
        “知道啦知道啦!那……今天可不可以不天天啊?”
        “诶!蓝二哥哥,你难道不爱羡羡了吗!”
         江澄走在后面,默默地看着忘羡两人秀恩爱,不禁又伸手去摩擦了下手上的紫电,噼里啪啦的电声微微响起,身周似乎多了一股‘闲人免进’的气场,本走在他周围的弟子们已经知趣的缓慢了脚步,也就只有金凌这位兰陵金氏宗主还敢牵着仙子走在江澄的身侧。
       “啊,忘机,你们到了,还有江宗主和金小宗主。”
       “不要带小,我已经长大了!”
       “金凌!有你这么不礼貌的吗?金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小心我打断你的腿!抱歉,金凌不懂事还请蓝宗主见谅”
        “无事,倒是江宗主,可别总是动怒,容易伤身体。”
       “那也与蓝宗主无关吧,魏无羡我先行一步了,金凌跟上,牵好仙子。”
       “舅舅!你走慢点!”
       听到金凌再喊自己江澄才将自己的脚步放慢了许些,表面依旧伶俐冷酷,但内心却早已乱成一团。
      (以下为内心独白)
        “为什么我心刚刚跳的那么快,不会我也成断袖了吧,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才不会像魏无羡一样沦落到成为断袖的地步,我可是直的啊!为什么蓝曦臣就是那么一笑我就那么紧张,一定是错觉,不行,我要好好冷静一下了。”
(独白结束)
          “师妹!你别走这么快啊!你师兄我追不上啊,哈哈哈哈 ”
           “滚!谁你师妹了,小心我打断你的腿!金凌,放仙子!”
            说着一阵清晰的电声响起,紫电已化为鞭子,在地上狠狠地抽了一下。
             “蓝二哥哥!有……有狗啊师妹啊有话好好说啊,等等等等!金凌你别听你舅舅的话啊!”
              说着冲到蓝忘机的怀中,紧紧搂住对方的腰,蓝忘机用着一种柔和的眼神望着怀中的人儿。
             “妈的死给。”
             江澄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但还是叫金凌牵好仙子。